主页 > K生活区 >保持好奇的习惯 >

保持好奇的习惯

2020-06-18 749评论

保持好奇的习惯

好的心智习性是练出来的

灵感无处不在,但要能找到为它效劳的人。

—毕卡索(Pablo Picasso)

一个面对变革来袭的市场,一块不受重视、乏人问津却有待开发的市场需求,一位开创者用深刻的同理心体察客户需求,再用丰富的想像力将之转化成极具市场潜力的经营理念。这种结合深刻同理心与想像力的双重能力,就是开创者提出大获好评想法的胜利方程式。

以事后诸葛的角度来看,这些大获好评的想法当然都有匠心独具的创意。一般人通常在事后用理所当然的观点评价规模高达数百亿的事业,却也因此掩盖很多开创者在刚提出构想的头几个月、甚至是头几年,都遭遇强烈抵制的事实。

对于开创者想要开发的市场知之甚详的人,一开始通常不会把这些人的想法放在眼里。

能获利的好点子并不常见,能大获好评的想法更是少之又少,但开创者总是能有意识的注意到这些想法,努力注入同理心和创意加以孕育,因此才能看到其他人所未见的潜在商机。

那幺,究竟是什幺原因让开创者可以见人所未见?他们为什幺可以融合深刻同理心与想像力?他们大获好评的想法又是从何处而来?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开创者的想法来自多元思考的创意模式。多元思考包括各种不同意见的交流激荡,以期为问题找出解决方案,任何处于经营策略圈的人都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多元思考能力。多元思考的层次高低(也可以说想像力丰富与否),端视参与讨论的意见是否丰富多元,也会受开创者对于可能发展的想像空间,以及根据既有现实判断的相对重视程度而定。想像力丰富的人几乎可以毫无困难的同时做到这两项:想出新的可能,并同步评估该如何改进以强化新的想法。

这一点跟企业界常见的绝大多数营运模式截然不同。大多数人的天性习惯把一时冲动的想像力和评估现实的能力区隔开来,而后天的养成方式,不论是透过文化影响、教育训练或是害怕犯错,更让我们学会抑制想像力,只专注于感觉安稳与可以达成的目标。

长此以往,当需要提出新的想法时,我们很少问自己「要是⋯⋯,结果会⋯⋯」之类真正的开放式问题。在真的让想像力驰骋之前,我们早早就替自己的想法设限,比方说告诉自己:新的想法应该要被既有的客户接受;要用自己能够掌握的技术去执行;最重要的,在一年之内必须达到一定营收才行。

最后,我们只会提出自己认为可能获得决策者认可的想法,或是适用于既定市场、符合策略目标的做法,或是能够运用既有架构与组织专长去执行的办法。根据定义,这些都是渐进式的想法。在摸索出如何大规模改善之前,渐进式的改善有其价值,但是对很多企业组织而言,渐进式的改善有其局限,不可能带来重大的突破。

但真正开创者的思考方式与做法不同,他们不会只因为某些想法太过异想天开、难以执行或无法实现就放弃。他们有办法透过想像的方式釐清概念,也愿意用较长的时间锻鍊所需的专业能力,他们对未知充满好奇,却也能以同理心看待客户需求。这就是他们在思考时可以避免画地自限,用深入的独到观点创造爆炸性价值的关键所在。

有专业能力,也要有想像力

保持好奇的习惯

想要在实务上提出具有创意的想法,经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如果欠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经验能够发挥的作用就相当有限。好奇心会让人有一股挑战公司或市场「为什幺」要依照特定方式运作的冲动,让人对于新奇、看似荒诞不经的想法抱持「如果有,会怎样」的视角。在我们的研究成果中发现,百亿富豪有保持好奇的习惯,好奇心对他们找到价值数百亿元的创意观点,有明显的直接关係。

这个结果和其他来自心理学或神经科学的文献资料相吻合。简单讲,有创意的人通常会展现心理学家称之为「经验开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的人格特质。心理学家用「五大人格特质」(Big Five)界定每个人的人格属性,经验开放性是其中一种分类标籤,代表某种程度的好奇心以及冒险犯难的精神,还包括在自身当下的经验反应以外,对他人、外地,以及不同的观点、文化与生活型态有多强烈展开更进一步探索的意愿。

百亿富豪最常获得启发的方式来自阅读。红牛集团的创办人马特希茨当初也是从报纸读到某个关于糖浆能量饮品品牌业者的报导后,才意识到机能性饮料深具市场空间的想法。在那之前,马特希茨在德国化妆品公司任职,他经常到亚洲出差,对于报导中提到的饮品也很熟悉,为了有效解决时差困扰,他自己甚至就是某种类似产品的爱用者。但直到他从《新闻週刊》得知日本另一家生产糖浆能量饮品公司的报导之前,他从来没发现这种产品潜在的商业利益。虽然马特希茨认为自己挖到宝,但如果他没有更进一步评估西方社会的消费者会不会接受这种饮品,光是想法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商业价值。

马特希茨用同理心深入分析热爱户外活动的消费者会有哪些需求,他确信稀释过的碳酸能量饮品可以打开西方社会的市场,随后推动一系列让产品顺利上市的商业运作,这才真正实现机能性饮料的市场价值。

NBA 达拉斯小牛队老闆库班也是热爱阅读的人,他的创业经验丰富。他认为自己成功的关键来自于对资讯的渴望,而他尽全力掌握资讯的习惯,可以追溯到小时候经营集邮和职棒球员卡的交易。打从那个时候开始,库班的好奇心就已经让他比其他收藏家更占优势。

「我记得自己会熬夜到半夜三、四点,甚至研究邮票直到凌晨五点,」库班在他位于达拉斯的办公室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会熟记所有评鉴邮票价值的观点,所以当我踏进集邮社的时候,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幺。我很早就知道大多数人没有习惯做好功课,如果可以先做好準备,我就可以占上风。职棒球员卡也是同样的道理。什幺是一张球员卡的价值所在?大约十岁的时候,我家附近有一个可以打棒球的小公园,只要我把球员卡重新包装好再带去小公园兜售,通常就能卖到比较好的价钱。因为我认真算过,所以有办法赚钱,而且这幺做让我充满干劲。」

多年以后,当交易涉及的规模愈来愈大、愈来愈需要严肃以对时,库班一样保有做好準备的习惯。库班在八○年代中创办MicroSolutions,经营规模日益成长的商用电脑市场。

根据书里记载,他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距离第一次接触个人电脑只有十个月的时间,根本不知道什幺叫做多人共用平台系统,」为了搞清楚他需要学会的东西,库班花很多时间阅读,「我把所有能看的书籍杂誌都翻过了。一个好想法可能争取到一个客户,或是带来一个解决方案。从这些书籍杂誌中获得的回报,远远超出把它们买下来的代价。」

其他百亿富豪採用不同的方式满足好奇心。其中有些人会像苹果公司的贾伯斯或是AOL 的凯斯一样,选择就读推崇跨科系学习的博雅学院。凯斯就读一向排在美国博雅教育前三名的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回想起这段历程时,他把学校环境描述成是一个可以让想像力自由驰骋的实验室。他说:「博雅教育非常重要,特别是在面对世事变化无常的环境时。博雅教育包含各种思潮,让我们可以融合各种不同观点,对不同事物有更深的体悟,知道该如何学习成长,进而看出万物之间的道理。要如何在不同想法中找出可以相互呼应的共通点?博雅教育已经不只是看重学习与理解能力,而是学会一种解析资讯再融会贯通的能力,就好像乐高积木一样,学会如何用有趣的方式重新组合檯面上的零碎积木。」

最后,来看看个性极度外向的百亿富豪如何透过「社会大学」满足好奇心,其中一个耳熟能详的例子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商务网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马云曾经每天骑着脚踏车到市区的旅馆,提供导览服务给下榻的西方商务人士,除了训练自己英文,还提出许多问题,了解对方为什幺喜欢在中国工作。这些经验让他意识到一套能够简化的商务流程将深具潜力,例如他在阿里巴巴之前设置的「中国黄页」(China Pages)这种蒐罗中国当地商务资讯的系统。之后,他再根据中国黄页的经验推广成多层次的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不论是B2B、B2C 或是C2C 的交易形式都涵盖在内。

大获好评的想法往往源自于同理心:独具慧眼的深入见解,在市场上经过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的验证后,淬炼出潜在客户、价值供应链的伙伴,或者是投资人愿意拥抱的想法。这种能力展现出直觉式的特质,是对广大民众在市面上现有产品之外的可能期待,产生一种「若有所感」(felt sense)的判断。大获好评的想法一定要能迎合非常多的人,在规模较大的市场里接触客户,或是立足于长期发展趋势中,百亿富豪会透过产品本身或推上市面的些微差异,设法在需求未被满足的市场中,赚取获利。

摘自《大翻身时代》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Photo:Jon Buntin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