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曼生活 >我的「小城故事」(上):踏上纽西兰高中的讲台 >

我的「小城故事」(上):踏上纽西兰高中的讲台

2020-07-10 325评论

在这篇文章中,希望与大家分享我成功应徵到教职的故事,特别是纽西兰学校挑选老师的方式,看看它和台湾的制度有什幺不同。

我的「小城故事」(上):踏上纽西兰高中的讲台
托科罗阿(Tokoroa),纽西兰林业、木材与造纸业的中心,人口约一万四千人。

托科罗阿高中(Tokoroa High School)是我在纽西兰正式任教的第一个中学。

回想两年多前,我刚修完教育学程时,汉米尔顿附近的高中只有两个职缺:其中之一是口碑极佳的女子高中,我应徵了,但是没有被录取(只好默默地自我安慰说,因为我是男老师);另一所则是校誉甚差的公立高中,所以我丝毫没有递履历的想法。

至于会去申请托科罗阿高中的职缺,一来是因为这个位置不仅要能够教授科学与物理,还要能够教电子学。这恰好是我在台湾教学资历的总和。其次,则是这个林木工业小镇人物带给我的亲切感。记得在1999年,初次驱车南下,前往首都威灵顿,参加纽西兰剑道协会的讲习时,顶着南极吹上来的冷风,走进外带小吃店,操练着不够熟练的英语,点了炸鱼跟薯条之后,又去买了一个睡袋。小镇的店员们不仅努力了解我们的「台式美语」,甚至还给予额外的协助。而最近这些年,则是在去陶波(Taopu)或纳皮尔(Napier)度假途中,必然会停下来用餐或加油的一个中继站。这些年下来,店员当然都换人了,但是亲切待人的态度却丝毫未见改变。基于这些美好的经验,我向这个离家约八十五公里外的小镇高中递出申请,并很幸运的被录取了。

纽西兰学校招聘老师的过程

纽西兰学校招聘教师的方式,和一般公司招聘职员的方式很类似。学校若开缺,按规定必须在纽西兰教育部的网站上公告。于法,学校不可以未经公告,便私下聘任教师。整个招聘过程,是由校长、主任与相关的教师共同主持,因而相当透明与公开。

每所学校应聘教师的过程不太一样,但是,大致的程序还算一致。求职教师从纽西兰教育公报(Education Gazette)上得知职缺讯息之后,联络该校的校长秘书。校长秘书会把相关的申请手续、制式表格,以及职位说明书(Job Description)寄给有意申请该职位的教师。求职的老师填毕表格,连同自己的求职信(cover letter)与履历表,在截止日期前寄回学校,学校便开始进行第一阶段的筛选。如果通过,就进入决选名单(shortlist),接着準备第二阶段的筛选,也就是面谈(Interview)。

在面谈之后,校长或副校长会打电话给推荐人,以口头的方式确认应聘教师的人品、工作态度等问题;这应该算是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决选。然而,托科罗阿高中的过程与他校略有不同。他们在审核资料的第一阶段里,除了求职信与履历表之外,还需要一份推荐人的书面报告,并由推荐人直接寄给校长。因此,面谈等于是决选过程。

先把考题告诉你的面试过程

在我很幸运地通过初选之后,学校寄给我一封信,详细说明面谈的过程:

我的「小城故事」(上):踏上纽西兰高中的讲台
在面谈通知书,详细地说明了面谈的主题。

第一阶段是和一位Year 12的学生代表面谈。这位学生希望了解我为什幺想当老师,特别是成为物理或电子学教师的原因。此外,学生也希望知道我希望到托科罗这个小镇服务的理由。

第二个阶段是和学校的科学教师面谈,他们会询问以下几个方面的知识与经验:

科学的本质(Nature of Science),以及相关的教学策略。 对于低年级学生(Junior)的评量方式。 读写能力(Literacy)的培养与科学课纲之间的关係。 如何在学校(特别是透过科学课)培养学生的关键能力(Key Competencies)。

在这个阶段的面谈里,求职老师也可以询问口试委员,学校目前有哪些教学重点(priorities)以及相关的资源为何。

第三个阶段是正式的面试,是和负责课程的副校长(类似台湾的教务主任)与学科主任面谈,相关的议题是:

课堂管理(classroom management)。 课外活动(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与课程辅助活动(Co-curricular activities)。 科学、物理等学科知识,与及相关的教学策略。 科学、物理与电子学的课程知识。

在正式的面谈之后,会有实验室技师带领面谈过的教师参观校园,以及介绍科学教学大楼与资源等。整个应聘过程,至此告一段落。接着,就是等待通知。通常,校方会在面谈结束的时候告知应徵者,大约多少个工作天之后会给予通知。

我的「小城故事」

很幸运的,学校没有让我等太久,考量了所有应徵的人之后,当天下午便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有意愿到学校服务?而我,自然是一口便答应了。对我而言,这又是人生的一段新旅程;不论是初到一个陌生的小镇,或是在纽西兰学校里执起「教鞭」。

两天后,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留下这段文字,希望和在台湾所有关心我们的亲朋好友与学生,分享我在纽西兰谋职成功的喜悦:

我的「小城故事」(上):踏上纽西兰高中的讲台
蓝天、绿地、小朋友(Tokoroa High School校园)

虽然在当时,我还不知道我会被录取,但是,对于参与面谈过程的一位学生、两位资深科学教师、科主任、一位资深教师以及副校长,我都有蛮正面的感觉。

当然,从求职者的角度而言,我们会想被录取,也希望得到工作。不过,在我们还在修习教育学程时,大学里的老师便提醒过我们,良禽择木而栖,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工作环境是很重要的;一天八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佔了半数我们醒着的时间,如果工作环境不如意,那可是件痛苦的事啊!

在面谈结束后、返家前,由实验室技师带我参观校园,期间,我们巧遇校长。校长当然知道我是来应徵的新老师,而我先前已在网路上看过他的照片,所以,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他是校长。

在握手、寒暄之后,他问了我是「哪里人?」我说:「我从台湾来,目前住在Hamilton。」他接着问我:「你知道Teresa Teng吗?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星之一。」

从这位库克群岛(Cook Islands)后裔的校长口中听到「邓丽君」的名字,怎能不觉得意外与惊喜呢?我兴奋地回答他:我当然认识她,她是拥有最多歌迷的一位华人女星!跟您一样,我也是她的歌迷。

当时,我心里其实大约「停顿」了一秒钟,才把Teresa Teng与邓丽君小姐的芳名连在一起!因为真的是太叫人意外了!在我真正到校服务之后,才深刻体会到,这所学校在校长福特先生(Mr. Ford)的带领下,所展现出来对自身毛利与库克群岛文化的重视,以及多元文化的包容与尊重,实在值得学习。

接下来的篇幅,包括下一期的专栏,要从我与学生的面谈开始,与大家分享我的回答与想法。

为什幺会想要当老师?

对于这个提问,我心怀感恩地回答:因为我有遇到好老师!

接着我跟这位Year 12的学生代表,分享了自己求学的故事。我告诉他,在我生长的年代,国小毕业的暑假,会有一次智力及学科知识测验。这个测验的结果,会决定上国中之后是编在「好班」或「坏班」上课。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我被编入所谓的「坏班」。幸好,对我后来的学习影响甚深的班导师,是位充满教学热忱的年轻女士。我还记得,在第一次段考成绩公布之后的某个下午,我正好是最后一个收完书包,準备离开教室的学生,班导师拦住我说:「你这次考试的成绩看起来虽然还不错,不过,我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订下合理的目标,按部就班,下次一定会更进步的。」

当时,我感觉自己因此学会了订定合理的目标,以及按部就班的重要性,我的成绩也因此而有进步。然而,在我年纪稍长之后,才懂得这段谈话的真正价值在于:老师对学生的信任与期许。也就是所谓的「比马龙效应」,翻译成纽西兰教师的专业术语就是:High Expectation。因此,我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位像我的班导师一样,对年轻人有影响力的好老师。

至于成为物理老师的原因,我很诚实的跟这位学生代表说:「因为我在高三刚接触物理学的时候,感觉是既听不懂也学不会!」看他一脸的惊讶,于是我跟他分享了自己高三时的心情。我说,当时我觉得物理真的很难,但是学会之后却很有成就感。于是我在心中想像,如果有朝一日,我可以成为物理老师,那一定是件很「酷」的事情。之后,上大学选了物理系,也如愿地从国中理化,教到高中物理、大学的普通物理。这些年下来,与许多同学分享我自己从「雾里」到「悟理」的学习经验,得到很多正面的迴响,因而乐此不疲。

準备面谈的秘诀竟然在教育学程里

刚看到第二阶段的面谈内容时,心裏其实有点惊讶,也觉得庆幸。因为,我刚开始在纽西兰读教育学分时,一些熟识的台湾朋友,都帮我觉得委屈。他们觉得,我已经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了,竟然还要在这里「从头开始」,所以一直鼓励我去询问有否类似折抵学分、教学经验之类的办法。

当然,我没有去寻找任何「捷径」,反倒希望可以藉此机会,好好深入了解纽西兰教育制度与实务作法。这也是我觉得庆幸的地方,因为,面谈所设定的主题:科学的本质、多元评量、读写能力与关键能力的培养,无一不是在教育学程中再三强调的重点,每一位师培生都据此写过不少报告。因此,当我看到这份面谈的「考题」时,我发现,纽西兰的教育学程真的是名符其实的「职前」(pre-service)教育,而且是「一整套」的:教育部制订的教育政策,大学开设的师资培育课程,与学校老师真正的教学方式,的确是互相呼应的。

纽西兰教师的「专业」在哪里?

曾看带着两个孩子在纽西兰求学的周祝瑛教授评论说:「纽西兰学校里敎得不多,看来鬆散,但其实很注重老师的专业。」为釐清这个看似矛盾的评论,我将在下一篇专栏里,分享两位资深老师与我的面谈内容,希望多少可以勾勒出纽西兰教师的「专业」面貌。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