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曼生活 >大家都讨厌矛盾,但⋯⋯为什幺啊? >

大家都讨厌矛盾,但⋯⋯为什幺啊?

2020-06-29 220评论

大家都讨厌矛盾,但⋯⋯为什幺啊?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粗略来说,「自相矛盾」的意思是指你相信一组不会同时成立的事情,例如「小青是女的」跟「小青是单身汉」。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逻辑上,矛盾都不好,不过背后的原因不太一样。

在形式逻辑领域(formal logic),大家不喜欢矛盾,是基于一个有点宅的原因:在古典逻辑(classic logic)系统底下矛盾会蕴含所有事情,这会让你的逻辑系统失去功能。这些技术细节你没必要知道,不过如果愿意了解一下应该满好玩的。(如果你不想了解,fine,跳过下一节)

粗略地说,事情是这样的:

如此一来,不管你想证什幺都证得出来。这个结果很荒谬,而且会让逻辑期中考变得变得太容易,哲学家不喜欢这样。[2]

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矛盾。你不需要是个念哲学的,甚至也不需要修过基础逻辑,只要心智正常且对中华白海豚有基本的了解,就足以让你发觉矛盾这种东西有点怪怪的。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喜欢矛盾,大概不是因为矛盾可以推论出任何东西,而是如果一个人自相矛盾,我们会难以理解他的想法。

当然,我们都可以理解,某些决定内容庞杂、事关重大,所以人不会轻易下判断,并且可能陷入一段时间的「矛盾」处境,例如:

小张:我想念哲学,哲学看起来满有趣的。小张:但是哲学文凭对大学之外的工作没什幺帮助,而且少子化已经让哲学系开始倒闭了。

小张对于要不要念哲学系感到矛盾,不过这里的矛盾其实并不代表他(如同文章一开始定义的那样)持有不可能同时成立的信念。他认为哲学有趣,并且认为哲学文凭在市场上没有优势,这两者并不矛盾。小张的处境与其说是矛盾,不如说是慾望冲突,慾望冲突很正常,每个人每天都会碰到,并且也不代表理性上的缺失。

比较值得注意的矛盾,在我看来,通常发生在说理的时候:当你跟别人说明为什幺他该接受某些说法的时。当我们指责别人自我矛盾,而这种指责真的有道理、值得在意,通常也是发生在这种时候。

小张正在为大学校系苦恼,因为他喜欢哲学但知道哲学系毕业不好找工作,这种慾望冲突很常见,如果你因此指责他矛盾,他大概只会觉得这干你屁事。然而,如果小张试图说服你相信哲学系是个好选择,给的理由却看起来有点矛盾,那你的指责就会比较有道理。例如:

小张:你该去读哲学,因为哲学可以教你明辨是非。小张:而且哲学讨论没有对错,感觉很有趣。

即便你善意地理解,认为上述两个说法可能不见得真的有矛盾,至少你也会认为举证责任在小张身上:小张应该多给一些解释,说明他的「哲学可以教你明辨是非」和「哲学讨论没有对错」之间真的没冲突。在他提供好的解释之前,我们不该认为自己可以同时接受这两者。

有时候有没有矛盾并不是很好判断,2017年六月,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决定不处罚一则反对同性婚姻的电视广告,根据报导,NCC说这则广告:

「⋯⋯内容虽有些夸大和不正确讯息,恐误导视听大众,但在此议题上,需要更多的社会和解与包容,因此决议不予裁罚。」╱苹果日报

你可能觉得这个说法有点矛盾:同性婚姻和性别歧视是当代社会的重要议题,我们讨论的那则反同广告正在使用夸大和不正确讯息来阻碍社会的和解与包容,而NCC却认为,不处罚这则广告,会对社会的和解与包容有帮助。

然而,就算一个行为阻碍了社会的和解与包容,这是否代表对行为者发动惩罚,能帮助社会的和解与包容?我们至少得在反同广告的脉络下给这个问题正面的答案,才能让NCC的说法更接近矛盾。

另外一个例子是政大。在2017年的毕业纪念册上,政大校长周行一的头像旁边被打上浅浅的「土皇帝」三个字。「土皇帝」是周行一当上校长之后的绰号,显示学生们对他治校风格的看法。根据报导,毕册製作小组宣称这是因为他们在档案上开玩笑最后忘记删掉,而政大表示不会惩处,因为他们:

「⋯⋯秉持尊重学生言论自由与自主权,相信学生是无心之过。」╱自由时报

你可以既相信学生是无心之过,又相信学生有言论自由这样设计毕册。不过,如果你要表达校方不干涉也不惩处的理由,你只能在其中选一个,因为:

如果我必须用伍佰块赌NCC和政大谁发表了自相矛盾的言论,这次我会赌政大。不过你看得出来,就算是这样,政大的矛盾其实在当初也不算显而易见。并且政大或许也有办法加上一些事后补充,来说明他们其实没有自相矛盾。

如果NCC和政大被迫回应这篇文章,他们会怎幺说?发想一下可能的内容,你就可以理解,即便在讨论时成功地指控对方自我矛盾,这通常也不会是一个 K.O.,顶多只是在促使对方说更多东西来解释或釐清自己的想法。不过如果你把讨论当成一个彼此挖掘论点的过程,能有这种效果也已经够好了。

值得注意的是,笔战的时候我们很容易高估对手自我矛盾的程度,这是因为人在本性上不倾向于友善理解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的看法。假设我们在讨论上表现得够好相处,给对方够多解释的机会,你会发现对方真正的矛盾远少于你当初认为的。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当我们指控别人矛盾,我们的意思不见得是论述上的矛盾,例如:

护家盟秘书长张守一以家庭价值为理由反对同性婚姻,这实在太矛盾了,他自己都外遇耶!

如果张守一的论述有矛盾,代表他的论证倚赖一组无法同时成立的说法,因此无法成立。但这个指控并不是在谈张守一的论证,而是在谈张守一这个人。你可以说张守一自己都没遵守他自己宣称的家庭价值、说一套做一套,不过这跟他宣称的家庭价值是否值得遵守有什幺关联?你得给出更多说明。

NOTE

  1. 在古典逻辑上,「矛盾」的门槛比较高。就算两个句子不可能同时成立(如「小青是女的」和「小青是单身汉」),在古典逻辑上它们也不见得矛盾。要在古典逻辑的意义上矛盾,两个句子必须要「不可能同时成立,也不可能同时不成立」,这个条件看起来很玄,但是其实很简单,我们举例的这对句子就是:「小青是只水母」和「小青不是水母」。↩
  2. 公平地说,确实有些哲学家认为矛盾可以合理存在。例如皮斯特(Graham Priest)。不过秉持这种立场并不代表他们认为就算逻辑系统什幺都证得出来也无所谓。这种人通常会开发新的逻辑系统,藉由特製的规则来避免逻辑的功能被矛盾给摧毁。然后,期中考那个是开玩笑的。↩


热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