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曼生活 >中国红利不再,台湾三大造纸厂市值蒸发逾 400 亿元 >

中国红利不再,台湾三大造纸厂市值蒸发逾 400 亿元

2020-06-15 193评论
中国红利不再,台湾三大造纸厂市值蒸发逾 400 亿元

是什幺样的政策,可以让亚洲最大箱板原纸厂──玖龙造纸,去年度获利暴跌 47%,让台湾三大造纸厂正隆、永丰余与荣成,3 家总市值在 1 年半时间,蒸发 437 亿元,连荣成原本準备好的上市规画也被迫喊停;许多指标造纸厂纷纷惨跌一跤,原因都相同,答案是中国限废令!

去年起,中国针对海外进口废纸採取总量管制,预计自 2020 年底,全面禁止海外废纸进口;当时外界解读,是中国拒绝收受海洋垃圾,但弔诡的是,媒体眼中的海洋垃圾,其实是中国各大造纸厂重要获利来源,可以想见这道限废令,对于中国所有的造纸厂已造成巨大冲击。

不仅如此,中国造纸业还面临更棘手问题,那就是过去中国包装内需动能,靠着电商与产品外销两大支柱,带动造纸家数一度高达 3,700 家;如今,受到美中贸易战迫使产业外移,连带让包装需求跟着外移,纸器包装产业也进入红海竞争局面。

以前享红利  现在面临红海

简单来说,在中国设厂的纸业,都在面临原料成本上涨与需求下降的双重夹击,可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玖龙今年 2 月 1 日发布盈利警告,2018 年下半年财报,毛利率是从同期的 24.5% 下跌至 15.5%,税后净利为 22.59 亿人民币,年减 47.8%;资本市场已经提前反映,玖龙股价最高在 10.18 港元,一路下挫至最低的 6.82 港元,近期回升到 7.5 港元以上,股价跌凶涨少,让玖龙总市值从高点的 477 亿港元暴跌至 319 亿港元,身价缩水近 25%。玖龙董事长张茵直言,去年为造纸业极具挑战的时期。

中国前三大的包装纸厂理文造纸,去年毛利率也从 29.1% 下降至 2.3%,创 5 年来首度下滑,市值同样缩水 28%。唯独山鹰造纸的获利暴增,主要受惠于收购瑞典北欧纸业、美国纸浆厂以及中国联盛纸业,带动 2018 年获利大增;不过山鹰率先公告今年第一季获利衰退 24%,剔除购併利益因素,本业动能衰退也立即显现。

不只是中资造纸厂财报数字难看,国内第二大工业用纸厂的永丰余,公告去年度财报,惊见旗下永丰余扬州造纸厂,由盈余 3 亿元转为亏损 10 亿元,所幸转投资公司获利成长,正负相抵后,整体去年获利衰退 1 成。

曾经替荣成赚进将近 10 亿元的海外小金鸡母—无锡厂,也在去年度大亏 7 亿元,该厂失血程度为 20 年首见,让母公司荣成获利衰退 7 成 5。

中国红利不再,台湾三大造纸厂市值蒸发逾 400 亿元

中国环保政策加严,台湾纸厂经营压力剧增。

荣成小金鸡  去年大亏 7 亿

中国限废令为何会让造纸厂获利大降?原因就出在,长期以来海外废纸价格比本土废纸便宜且品质较好;禁废令一出,本土废纸趁机哄抬价格,价差一度拉高每吨 200 多块美元,造纸厂难转嫁稀释获利空间,甚至产生亏损。

目前中国海外进口废纸採取总量管制,造纸厂必须事先向政府提出申请额度,核发下来才准许进口,凡是在中国生产的造纸厂都要遵循游戏规则,表面上看似大家面对相同困局。

但台湾区造纸公会祕书长谢世平指出,儘管限废令是针对中国全数造纸厂,当地政府难免会「独厚」中企造纸厂,给予进口额度会比外资造纸厂多一点。如此一来,形同是让台厂处于不公平竞争。

从中国官方每月公布两次进口废纸名单观察,去年度进口废纸总许可量为 1,800 万吨,玖龙、理文与山鹰 3 家合计许可量占比高达 6 成,今年截至 4 月,3 家占比也达 52%,官方显然给予中国企业较多额度。

以荣成为例,去年度拿到进口废纸额度共计 33 万公吨,仍是无法支援生产需求,迫使荣成必须转购入价格较高的中国废纸。今年状况毫无改善,荣成无锡厂第一季拿到配额为 3.7 万吨、第二季则降至 2.7 万吨,第三季是否再下降,就连荣成也说不準。

谢世平分析,中国设定 2020 年底零进口的目标,可能是玩真的。因为中国造纸厂多数是中小型工厂,所产生的污染问题严重,藉由限废令不但可以提升环保标準,也可以进一步促使中小厂淘汰,达到产业升级的效果,也希望藉此提升中国废纸回收率;毕竟目前欧洲、美国、日本与台湾废纸回收率都在 60~70%,反观中国却是低于 5 成。

竞争白热化  正隆汰弱留强

「中国回收废纸总数量,真的可以满足当地造纸厂需求吗?」永丰余副总殷国堂忍不住质疑,中国一直是製造纸板、纸箱与卫生纸的主产区,而非消费纸箱包装主市场,怀疑中国是否会彻底执行废纸零进口,因此儘管有法人喊出应该处分中国包袱,永丰余仍认为,过去市场纸张一度供应吃紧,扬州厂发挥产能调度的功能,仍有其战略地位。

正隆选择切割累赘处分上海造纸厂,去年顺利进帐 5.2 亿人民币利益,若没有这笔处分利益,将是台资三大纸厂中,在中国本业亏最多者。

中国红利不再,台湾三大造纸厂市值蒸发逾 400 亿元

回收废纸是纸厂重要原料之一。

只不过,麻烦不只如此,正隆发言人何台桹表示,现在中国产业外移状况相当严重,例如纺织业、製鞋业等製造业,让中国纸张内需市场放缓,中国纸器包装产业竞争只会愈来愈白热化。

法人分析,过去中国纸包装内需动能,仰赖着电商与产品外销两大支柱,受到美中贸易战影响,中国出口外销放缓,或是产业出走,都会让外销包装需求下降;眼看纸器包装已成红海市场,正隆内部也已经启动汰弱留强政策,检讨旗下中国不具效益的纸器厂。

过去台湾厂商享受经济快速成长的丰盛果实,如今上有禁废令垫高生产成本,下有内需市场逐渐萎缩两大困境,老牌造纸厂又该如何迎接挑战,外界都在关注。